恰繁花遮眼

[Superbat] Animals(上)

听惊雷:

是恋人的创作产物,由于一些原因经过作者同意由我代发。 @Dr.Stan 艾特一下老婆亲亲(。)


代发!代发!代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文内包含的歌曲梗及各类可能造成读者阅读不适的其他内容:Animals/Super Psycho Love/E.T./ABO/男Omega伪装Alpha/监禁/标记/跟踪及偷拍/攻方黑化。
认为可以接受的读者请继续。


暗室的灯光昏暗至极,普通人几乎看不清室内的陈设。克拉克·肯特把三个月以来的第三百二十八张布鲁斯·韦恩的照片悬挂在屋内纵横交错的绳子上,上百张一模一样却又角度各异的面容环绕在整个房间内,形成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氛围。正中央的长绳上吊着一叠印有“机密”二字的文件,一张个人档案被钉在文件背面,布鲁斯的证件照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满屋照片,暗红的大字印章斜扣在照片下方,“Omega”几个字在氪星人眼中清晰可辨。


认为Omega就该敏感柔弱也许是全世界一直以来难以根除的性别偏见,长于堪萨斯州的大男孩同样不能完全幸免,在拿到那份机密文件时不免吃惊于官方鉴定的性别印章——更何况,他在搭档身上感受到的气息,一向独属于Alpha。


韦恩集团有着足以支持布鲁斯进行任何跨性别研究的财力,蝙蝠侠的谨慎也能保证这些东西只经过两个人的手而不流向黑市,即使有掩盖性别的药剂研发出来也不足为奇。但一个使用着没有大量实验数据、副作用及其不明朗的药剂来控制本能甚至伪装性别,而且从未被标记过的Omega,在联盟里无异于一颗随时会被引爆的炸弹。


而如果他被敌对势力标记…


一种毫无缘由的想法突然在克拉克的脑海中产生,由此引发了一个Alpha最强烈的排斥感和对Omega的征服欲,又似乎是一种更多的东西,比本能更加阴暗而又不可控制。Alpha独有的控制欲和占有欲在克拉克心头站稳了脚跟,暗室中似乎席卷起一股清晰可辨的怒气。


布鲁斯·韦恩。你逃不掉的,一分一毫都不可能。


常言道,是药三分毒,更何况是强行违逆生理,把一个Omega短暂维持成Alpha的药剂。尽管药剂的量已经给到了三倍,本能仍然有随时失控的可能。


电子显示屏在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发出幽幽的蓝光,“单位体积空气信息素浓度反应检测”几个大字凝固在不停改变的百分数上。空气中Omega信息素浓度反应值已经达到了1.76%,而Alpha信息素浓度反应值仅仅达到24%,比理论正常范围最低值低了6%,这已经完全不够在感官灵敏的氪星人面前做到伪装性别。布鲁斯眉头紧锁,咬了咬牙拉开抽屉,摸出第四支药剂打入静脉。屏幕上的Omega信息素浓度反应值仅仅只降低了0.08%,显然注射再多也不会有什么显著用处。


新的药剂至少还要36小时才能投入运用,这36个小时之内绝不可以出任何乱子。一旦药剂失控,联盟内部会出现的混乱无法预测,而罪犯绝不会因此休假。


药剂的使用已有二十余年,尽管更新迭代六次,药效也在逐渐减退。Omega的本能一直被科技的产物所抑制着,而现在随时有突破禁锢的危险。布鲁斯几乎能感受到蠢蠢欲动的本能在身体深处叫嚣着逐步挣脱控制。


能够保留下来的所有科研资料上,从未有人禁锢本能长达二十年之久,也就没有任何数据显示,这些根植于生命的东西一旦突破药效,会发生什么难以预计的事情。


布鲁斯早就察觉到了克拉克对他的注意,但对方作为一个比任何人类都强大的男性Alpha,能监测到的信息素浓度反应值超出正常范围10%以上,非易感期期间的峰值甚至能达到接近满值。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主动去接触并阻止克拉克绝对是下策中的下策。


过量药剂使得布鲁斯有些头晕,五感随之有些模糊,在他经历了时间观念模糊的十秒钟后,系统提示音突然刺耳地响起,标志着房间内监测到的信息素相关数据已经突破理论安全值。布鲁斯条件反射地直起身,双腿却在起身瞬间一软,以至于他险些跪在地上,理智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药剂的突然失效和空气中骤浓的外来信息素。暗含着征服欲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给房间内施加了一个无形的威压。


“如果我不来,你是打算永远都不告诉我?”


“…你怎么进来的,克拉克?”


布鲁斯勉强支撑着自己站起身面对来人,空气中明显浓重起来的Alpha信息素显然来源于对方的刻意释放,外来的刺激帮助本能突破了药剂的抑制,意味着克拉克的目的明显不在于维持局面稳定。


“你不该忘了我也叫超人,布鲁斯。”


克拉克显然不打算好好解释,但布鲁斯想了想也能猜出个大概。药剂的持续失效一定曾经暴露过他作为Omega的味道,而根据信息素来找到他的位置,对克拉克来说并不是难事。


布鲁斯十分清楚和克拉克硬碰硬没有胜算。不仅是血肉之躯和钢铁之躯之间悬殊的实力差距,更是遭受本能反噬的Omega和强大Alpha之间的差距。他转而换了一种稍微柔和的方式,试图打消对方明显表现出来的怒意。


“这件事绝对保密,除了我和阿福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除了保密之外,你意识不到你现在随时可以被任何人标记,甚至是每一个敌对势力的人?”


Alpha一步步逼近散发着气味的Omega,警报再次响起,与克拉克闯入时的意义不同,这次是意味着Omega信息素的失控。AO之间的吸引是互相的,这既是一种良性循环也是一种恶性循环,空气中的Alpha信息素浓度更甚,逼迫着Omega的本能彻底显露出来。布鲁斯一直被逼迫到墙角,同时抵御着反噬的本能和迫近的Alpha已经是对忍耐阈值折磨的极限。地面上一段一直被弃之不顾的铁链成了克拉克最好的辅助用具,锁链的一段扣上布鲁斯的手腕,另一端被强行拍入墙中固定,直接迫使布鲁斯失去了绝大部分原本可用的活动范围。


这对克拉克不公平。Alpha在高浓度的信息素作用下明显失去了理智,眼底的欲望和怒火在湛蓝的眼睛里一览无余。布鲁斯已经无从后退,只能尽可能维持着理智试图做出最后的谈判。


“克拉克…”


对方显然没有理会他的话语,有些粗糙的手指扣住Omega的脖颈,不同于曾经压制咽喉的举动,而是压着他的后脑,迫使他接受Alpha强硬的吻。黑框眼镜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克拉克抬手屈指扣住领带标致的结粗暴扯开,柔软的布料随意掉落在地上,伴随着Alpha不容拒绝的声音。


“你现在没有权利拒绝我。”